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主管 中国政府采购报社主办 财政部指定政府采购信息发布媒体
当前位置:首页 >>实务操作 >> 实务操作(探讨)电子报 >> 从法律视角再看第27号、28号案例

从法律视角再看第27号、28号案例

栏目: 实务操作(探讨),电子报 时间:2020-03-23 15:38:31 发布:管理员 分享到:
【摘要】

【再谈第三批政府采购行政裁决指导性案例】

编者按:日前,财政部第三批政府采购行政裁决指导性案例已发布完毕,业界对本批案例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其兼具代表性和引领性。还有很多业内人士积极地参与到了案例的探讨中,表达了一些自己的意见。为此,除官方的专家解读以外,本报特整理了部分观点,以飨读者。

从法律视角再看第27号、28号案例

——访司法部行政执法协调监督局副处长刘茂亮

在对第三批政府采购行政裁决指导性案例第27号、第28号进行专家解读采访时,参加本批案例编审的司法部行政执法协调监督局副处长刘茂亮以法释案,从法律视角给出了说明。

第三批政府采购行政裁决指导性案例第27

案件回顾:在M中心防吸附气体采样袋及附件采购项目投诉案中,负责该项目的代理机构多次发布更正公告,而且在项目评审中因采用“横向比较”的评分办法而被投诉且败诉。

记者:您认为第27号案例主要想告诉我们什么?

刘茂亮:该案例主要强调两点,一方面,采用综合评分法的,评审标准中的分值设置应当与评审因素的量化指标相对应,不应采用横向比较等模糊评审方式进行评审。另一方面,采购文件的更正,不仅要程序合法,更要有利于采购人的合法利益、符合绩效评价要求。

记者:本案例中,评审专家采用横向比较的办法进行了评分,案例提示,这样做是不符合相关要求的,为什么?现实中,是否有专家这样做,有什么现实原因吗?

刘茂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采购法实施条例》第三十四条规定,政府采购招标评标方法分为最低评标价法和综合评分法,没有规定横向比较的方法。综合评分法是指,投标文件满足招标文件全部实质性要求且按照评审因素的量化指标评审得分最高的供应商为中标候选人的评标方法。采用综合评分法的,评审标准中的分值设置应当与评审因素的量化指标相对应。

《政府采购货物和服务招标投标管理办法》(财政部令第87号) 第五十五条规定:评审因素的设定应当与投标人所提供货物服务的质量相关,包括投标报价、技术或者服务水平、履约能力、售后服务等。资格条件不得作为评审因素。评审因素应当在招标文件中规定。评审因素应当细化和量化,且与相应的商务条件和采购需求对应。商务条件和采购需求指标有区间规定的,评审因素应当量化到相应区间,并设置各区间对应的不同分值。

上述规定都明确了综合评分法的使用原则,横向比较没有法律依据。

现实中,不乏有这样的案例,究其原因,有些是为有效控制招投标结果,属于典型的违法行为。因为横向比较一般没有固定标准,主观因素占比较大,即使出现不公正现象也不好衡量,成为有些控标者的“秘密武器”。

记者:实践中,如何辨别更正公告是否对采购标的进行了变更,可否举例说明?

刘茂亮:我认为应结合采购目标进行分析,采购标的虽不是一个法律上很明确的概念,但一般法律上的标的物是货物、服务等具体内容,结合采购目的判断,如果货物或服务发生变更,致使原来的采购目的落空,可以认为采购标的变更;如果仅仅是具体的指标发生变更,但采购目的没有变化,一般不认为采购标的变更了。

举例来说,某单位采购一批电脑用于办公,原计划采购标的装配WIN98系统,但WIN98系统很快被淘汰,这会影响正常办公,新出现的操作系统及相关配套硬件便成为采购所需,这也是办公的需要,不构成采购标的变更。

记者:案例要点中提到,采购文件的编制应当有利于绩效评价。结合本案例,该如何理解?

刘茂亮:这句话的理解应该是指,横向比较不能体现对应的分值设置,所以无法判断绩效评价。

记者:您是否还有其他补充?

刘茂亮:本案揭示了招标投标制度设计中的深层次问题,就是行政裁决与民事法律关系的衔接问题,对立法及修改招投标制度具有指导意义。

第三批政府采购行政裁决指导性案例第28

案件回顾:在Z研究所修缮购置实验仪器采购项目举报案中,供应商选择了举报的方式,向财政部门反映项目存在一系列瑕疵,最终被财政部门判定:举报人反映的问题均缺乏事实依据。

记者:您认为第28号案例主要想告诉我们什么?

刘茂亮:在认为自身合法权益遭受损害时,供应商应当依循质疑、投诉等法定途径寻求权利救济。供应商选择举报等方式而未在法定期限按法定程序提出质疑、投诉的,财政部门对其没有告知案件处理结果的义务。

记者:举报、质疑和投诉在法律效力、程序等方面有何不同?面对举报、质疑和投诉,采购人、代理机构以及财政部门应当分别采取怎样的回应措施?

刘茂亮:举报与质疑、投诉是两种差异较大的法律行为,从程序上看,质疑和投诉有时限要求,有具体的事实与理由,有相应的受理单位及机关,而且对受理后的处理有相应的程式规范,后期可能导致相应的法律后果;但举报没有规定程序上的时限,因行使监督权的需要,其受理机关较为宽泛,未有明确的程式规范约束,因此其效果如何无法确定。

面对举报、质疑和投诉,采购人、代理机构以及财政部门均应当积极应对,但采取的程序措施有些不同。质疑和投诉应该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及要求作出回应,对举报,也应该实事求是地作出回应,如果涉及国家秘密或个人隐私等不适宜公开的信息,亦须向举报者说明,依据信息公开的相关法律规定实施,不要置之不理或敷衍了事。

记者:您是否还有其他补充?

刘茂亮:十九大”确立了依法行政的目标要求,有执法权的行政机关(包含财政部门)均要依法行政,不仅对职责范围内的事项依法办理,对举报等公民行使监督权的具体事项也要有规范要求。例如对本案的举报事宜,有关部门应该对受理机构、办理时限、办理依据、办理结果及相关回馈等作出规定并依照执行。即使举报者举报至上级机关或其他机关,作为受理的机关也可以拿出令人信服的材料作为证据表明自己的依法行政能力和水平。

(文字/杨文君)




本报拥有此文版权,若需转载或复制,请注明来源于中国政府采购报,标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LIZHENG

本文来源:中国政府采购报第942期第4版
欢迎订阅中国政府采购报

我国政府采购领域第一份“中”字头的专业报纸——《中国政府采购报》已于2010年5月7日正式创刊!

《中国政府采购报》由财政部主管,中国财经报社主办,作为财政部指定的政府采购信息发布媒体,服务政府采购改革,支持政府采购事业,推动政府采购发展是国家和时代赋予《中国政府采购报》的重大使命。

《中国政府采购报》的前身是伴随我国政府采购事业一路同行12年的《中国财经报?政府采购周刊》。《中国政府采购报》以专业的水准、丰富的资讯、及时的报道、权威的影响,与您一起把握和感受中国政府采购发展事业的脉搏与动向。

《中国政府采购报》为国际流行对开大报,精美彩色印刷;每周二、周五出版,每期8个版,全年订价198元,每月定价16.5元,每季定价49.5元。零售每份3元。 可以破月、破季订阅。

欢迎订阅《中国政府采购报》

订阅方式:邮局订阅(请到当地邮局直接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