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主管 中国政府采购报社主办 财政部指定政府采购信息发布媒体
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副刊电子报 >> 丁香花

丁香花

栏目: 阳光副刊,电子报 时间:2019-09-05 18:20:24 发布:管理员 分享到:
【摘要】

【岁月】

丁香花

■ 谢彪

周六晚上,儿子补课回家的时候,烤箱里混合着牛奶和蛋的蛋糕香味正从厨房门缝里漫溢出来。

顾不上放下书包,儿子就直问我,“老爸老爸,还记得我小时候你背着我唱的那首歌么,《丁香花》?”

“丁香花?”我有些愕然。

“嗯。”他把天猫精灵的线插上电视后面的插座。

“你小时候我背着你唱的?”

“嗯,记得是谁唱的吗?”他这回拿抽纸出来擤鼻涕,小小年纪就有鼻炎,鼻子塞得很厉害。

此时我的鼻子也有一些塞。嗯,我得承认,日子平淡如水,早就忘记激动的滋味。我赶忙也抽一张纸来。

儿子已经高我一个头,近几年来因为学习,父子间关系时常处于剑拔弩张状态,很少能与我们有平和的交流。令人想不到,今晚,他居然主动讲起他小时候的事情——我背着他唱歌——怎叫我不激动!

“没有唱过吧?不记得。”

“有的,我记得很清楚。”这个时候天猫精灵在他的拨弄下唱了起来。

原来是唐磊。

“你说你最爱丁香花/因为你的名字就是她/多么忧郁的花/多愁善感的人啊……”

依稀记得歌的旋律,不自觉跟着哼了起来。儿子见状,得意地笑道,“我就说你会嘛。”

“你怎么会突然想到这首歌呢?太伤感了,以后少唱点,多唱一些乐观积极的歌吧。”

“学校上周播放,我就忆起小时候的情形来。再说,这首歌是有故事的呢。老爸,你年青时候有吗?”儿子狡黠一笑。

儿子虽是调侃,我却当起真来。

噢,是有故事的呢。而我呢,我有吗?

夜深人静,辗转反侧。

上世纪80年代末,我在老家市重点高中读书。记得那个时候宿舍是男女合住,男生住一、二层楼,三楼以上是女生。高一时我们的宿舍在一楼背面,旁边就是供洗衣洗脸用的水房,每天男女同学都要至少两次经过我们门口。日子一长,我留意到一个女同学,瘦瘦的,个子小小的,衣着也很简朴,但她两片薄薄的嘴唇含笑,长长的睫毛在笑,腮上两个陷得很深的酒窝也在笑,不由得想到杜甫的诗句“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

我就有些着迷,为了多看她一眼,每天都赖床。趴在上铺,透过玻璃,淡紫色的衣服衬得她是那么仪态雍容。终于有一天忍不住了,瞅个机会刻意挨着她洗衣服,也许出自农村的我那时太自卑,话匣子始终不知从何打开。等到胀破脸皮结结巴巴欲要搭讪了,人家早已飘然而去……

九十年代初,我去了北京念大学。大一吧,通过本班辽宁的同学,结识了她,学机械制造,她来自我们省会,父母都在铁道部门。齐眉短发,干净干练,每次见到都是巧笑嫣然。于是,心里头就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后来几次老乡聚会,我们也相谈甚欢。但就是没有一次独处。那年深秋的一个周末,香山红叶正浓,就鼓足勇气要约她。临到楼下,看她与一男生有说有笑前后出来,我忙避之不及……

光阴倏忽,蓦然回首,感慨万千。两段暗恋连表白都没有,失败何从谈起。为何不敢表白,现在想来怕是因为自己来自农村,家庭困难吧!

当年那该死的自卑心理呐,让我在儿子问起故事时,才发现青葱岁月居然是大大的留白!何颜以对那段岁月!

夜已央,万籁俱寂。窗外江上偶尔有不知疲倦的船只低鸣而过,而我的思绪仍在翻飞……

“你说你最爱丁香花/因为你的名字就是她……”

(作者单位:广东省北江流域管理局)




本报拥有此文版权,若需转载或复制,请注明来源于中国政府采购报,标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LIZHENG

本文来源:中国政府采购报第890期第8版
欢迎订阅中国政府采购报

我国政府采购领域第一份“中”字头的专业报纸——《中国政府采购报》已于2010年5月7日正式创刊!

《中国政府采购报》由财政部主管,中国财经报社主办,作为财政部指定的政府采购信息发布媒体,服务政府采购改革,支持政府采购事业,推动政府采购发展是国家和时代赋予《中国政府采购报》的重大使命。

《中国政府采购报》的前身是伴随我国政府采购事业一路同行12年的《中国财经报?政府采购周刊》。《中国政府采购报》以专业的水准、丰富的资讯、及时的报道、权威的影响,与您一起把握和感受中国政府采购发展事业的脉搏与动向。

《中国政府采购报》为国际流行对开大报,精美彩色印刷;每周二、周五出版,每期8个版,全年订价198元,每月定价16.5元,每季定价49.5元。零售每份3元。 可以破月、破季订阅。

欢迎订阅《中国政府采购报》

订阅方式:邮局订阅(请到当地邮局直接订阅)